当前位置: 主页 > 奇准无比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差生_搜狐搞笑_搜狐网

时间:2017-09-25 08:35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高三学生分流,弄出来一个差生班,全年级最后几十个在里面,班风奇差无比,学校选择性放弃,学生自暴自弃。班主任本来是个女的,上礼拜请了长假。

  李方大学毕业来这高中一年,领导找他说,你来的时间也不短了,各方面能力都挺好,年级里你,这个班暂时就你接手吧。

  结婚的压力来自丈母娘,丈母娘要的礼金数目不小,这是个难题。李方家里不富裕,自己刚工作一年存不够钱。他和女朋友是高中时候认识的,之前还想过大学毕业就结婚,现在已经晚了一年,她不愿意再等,他也不愿意,等下去怕出变数。

  李方家的情况丈母娘知根知底,她知道李方拿不出来这么多钱,礼金这个借口,更多是对人本身不满意。这种不满意还能解决。

  差生班的差生太多,差生多变数就多。十七八岁的年轻人,一旦不想上学了,没有高考压着,精力怎么都放不完。

  李方这边正陪着丈母娘买菜呢,学校那边过来电话。丈母娘刚说到她是为了这个家,不是贪那点钱,无非是不想让自己姑娘。李方说对不住,得赶紧回一趟学校,刚升职,学校挺重视我的。

  年级主任这会正坐在李方上,他是顶头,抱着胳膊板着张脸,怒目而视。办公室门口俩学生站着偷笑,偷得也不是很掩饰,人家根本不在乎。

  李方站门口训学生:“怎么回事啊,老师刚走多久,上个厕所的工夫你俩干这事?来学校干什么的,不学习就都滚蛋,别影响别人,知不知道要高考了。”

  年级主任和李方说了说他俩情况,再明显不过的早恋,在教室里那姑娘坐男生大腿上了,明目张胆。正巧了这节应该李方的自习课,李方出去陪丈母娘买菜,没人看着他们。

  年级主任瞪大了眼睛跟李方说:“!必须!校风校纪在墙上贴着!这成何体统!”

  李方说:“那学也不上了吧,直接给你们解放了,现在开始放假,算上高考之后的假期小半年呢,简直令人羡慕。”

  据说家里条件不怎么好,底下还有个上初中的弟弟,爸妈半管半不管的,就这么扔学校里混着。

  女朋友这两天劝家里劝的心力交瘁,出来散心。李方也不好受,隔三差五就对着丈母娘的那张阴沉脸,被她冷嘲热讽的泛恶心。出来逛街心里也舒服不起来,这干点什么不要钱,女朋友看个衣服高高兴兴,一翻价签就说再逛逛,这里面原因李方明白,但李方没办法。

  中午吃饭时候李方说,现在是经济条件有点差,但是给你买买衣服请你吃吃饭还没问题,不用这么省钱。

  吃完饭主任又给李方打电话,说班级纪律一定要加强,现在正是关键时期什么什么的。李方估计是班里太乱又有惹事的,这两天班里挨教训的学生层出不穷,主任都不好意思总动手。

  下午时候李方回去看了看,班里面乱的一塌糊涂,那俩情侣依旧我行我素,李方踹门把班给镇住,叫张可可去办公室站着。自己搬了条椅子在教室里坐下,男生很有脾气的一直瞪李方,李方干脆就坐到他面前,等着张可可书本抱上走了。

  李方在教室呆了半节多课才走,张可可在办公室对着册奋笔疾书。李方以为她写投诉信呢,凑近了发现是文综。李方回自己上坐下,继续发愁婚姻大事。

  两个小时前给女朋友发的微信现在还没回。李方打了个电话过去,她妈妈接的,李方说了几声阿姨好,阿姨就说女朋友出去上班没带手机,等下班了打给他。

  张可可把文综卷子递过来,李方翻开一看,字迹还挺工整,就是答得差强人意。李方说:“你俩能不能做做样子,你想想你的同学,整天被这么喂狗粮,谁受得了。不想上学了也不用这么极端。”

  “想上学?你想上学你这么混日子,拿什么上大学。”李方把文综习题放桌子上:“你们整个班都不知道拿什么继续上学。”

  “你们自己在乎自己吗。”李方这话在嘴边绕了半天,没能说出来。张可可回去了,临走李方和她说你继续和男朋友玩下去,就算全校一起帮你都没用。

  后来的日子李方增加了去班里的次数,每天找个借口把张可可给叫到办公室里去,办公室没学生过去打扰,真想复习也能复习。时间一久,男生不开心了,过来找李方,主动承认错误,说是以后一定。李方也没多想,知道他是装的。

  这种天天去教室的行为还是有作用的,李方本意是为了救一下张可可,但班里的学生不知道老师犯什么病,整天过来骂人,也就消停了。学校领导过猛地一看,呦,班里风气还真的变好了。

  时间一晃过去几个月,李方和丈母娘磨来磨去,有点讨价还价的意思,两边都很焦躁,女朋友也成天发脾气。高考在夏天来临,各班老师送学生上了考试去的车,老师们就算先一步放了假。

  李方破天荒的和学生家长站在考场外面挤,他这个年纪非常扎眼,遇见聊天的就说是自己妹妹在里面。其实也是把张可可当妹妹。

  考场外面人太多,李方在校门口遇见好几个自己的学生,但是没人看见他。班里的部分没家长来接,最后一场结束之后,李方看见这对小情侣一起出来了。他还是在人堆里,没走出来,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过来。

  李方从考场出来给女朋友打电话,阿姨接的,李方已经和丈母娘说话说到心累。但她这次倒没找借口藏着自家姑娘,主动约李方出来,说是有些事还是要谈一谈的。

  谈其实没什么好谈,这几个月李方感觉女朋友和自己说话次数已经比丈母娘少了,他是真不愿意再和丈母娘说话,反正事情就这样,钱是真没有,你不同意就只能拖着。

  高考结束的时间太阳还没落下去,大夏天的下午这会热,人们都不爱出来,李方顶着即将落下去的太阳,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阿姨头巾围的和阿拉伯那边偷渡过来一样。

  阿姨开门见山:“你这个小伙子人不错,家里穷点不打紧。其实阿姨还是挺喜欢你的。”

  “但是啊。”阿姨从包里掏出把扇子给自己扇风:“感情这东西,你知道吧,强扭的瓜不甜。”

  阿姨继续说:“我家那姑娘我劝了不少日子了,劝不动,不想劝了,孩子也是个倔脾气,现在呢我也就不管她了,依着孩子性子去吧,唉你动我帽子干什么。”

  李方是听高兴了:“阿姨你不是说依着孩子么,那就是同意我俩结婚了?来来来我帮你扇风。”

  阿姨拿扇子扇他:“你是不是傻,我都说了强扭的瓜不甜,我是挺喜欢你这个女婿的,但我姑娘看不上你,我能怎么办。”

  李方说:“您别和我开玩笑,这不是一直您不同意,我俩挺好的,高中到现在多少年的感情了。”

  “该不会……这事她没和你说?”阿姨也有点楞,掏出手机来跟他解释:“那段时间她换手机号,旧号说不想用直接给我了,我以为你们已经分手了呢,合着你什么都不知道?这孩子办事太不地道,你别着急,我回去教训她。”

  李方这才明白,不是阿姨一直扣着女朋友手机,是她早就换了号,拿阿姨当挡箭牌。这么仔细一想,可以直接追溯到半年前。

  晚上李方坐在自己租的房子里抽烟,电视剧里的节目非常浮夸。曾经他一个同学上过这种节目,说里面都有剧本的,到了什么部分,素人嘉宾也要尽可能的装出什么情绪出来,没点真东西。

  手机在边上暗着屏幕,他半个小时之前给张可可发了条短信,问她考的怎么样。不出意外地没有收到什么回答。

  他失去了打电话的理由,新的号码阿姨不告诉他,存着的那个永远是阿姨在接了。他也没有给别人打电话的理由,李方终于意识到他在重复着无意义的人生,甚至连个朋友都没有。

  领导在和他着,学生和他着,连女朋友也着,甚至今天阿姨的话也听起来都很假。

  李方觉得这个世界就很假,大家都在装,心知肚明的互相演戏,和电视里的节目一样,骗观众说是真的,其实呢,观众都知道是假的。

  公布成绩那天,李方知道自己的信任是没有什么用的,张可可打电话过来和他哭,说自己这个成绩,还没有整天在教室里玩的男朋友考得好,感觉自己的努力白费了。

  李方也不知道说点什么,反正说什么都是假的,他知道张可可只是心疼自己的努力,但这上努力是最没用的东西,几个月改变人生那是童话,而童话里都是的。李方张口就来了一个你已经尽力了,至少没什么可遗憾的。

  周一过去学校开高考后的总结会,会上领导还强调表扬了李方,说是这几个月接手的工作都做得不错,是个好苗子。

  老师们也在鼓掌,面带微笑,李方听着就觉得假。他没能救的下张可可,也没能救得下自己。

  回家的上,李方看见了以前的女朋友,坐在辆挺好看的车里面,不过没看清,太阳有点猛,热得不行。

  典型性仆街作者,秉承着‘发文一火车,永远没读者’的办事,深入贯彻故弄玄虚的行文风格,擅长写看了笑不出来还不知道在写什么的故事,曾发表《怪匪》、《隔壁老王》等听都没听过的作品。

  偶尔脑洞大开,偶尔智商感人,写过武侠言情悬疑伦理,均没有得到广泛认可,被广大群众热情的称赞为微博上最不会写文的人。

  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相关推荐